第七百三十章英雄遲暮

“你去乾什麼?”林莫言反問:“這一次議事,亭長隻通知了閣主級彆的,帶你去怕是不合適。”

“我……可能可以救他。”儘管有些矛盾,但葉落還是開口了。

雖說不認識那什麼大宋閣的閣主,但從林莫言的語氣可以聽得出,對方那也是為了守山亭,為了人族做出過生死貢獻的人。

葉落不是一個多愁善感或者有多正義的人,但是對於真正站在民族大義一方,並且為之奉獻出了自己血與汗的人,葉落也是尊重和敬仰的,不管對方實力如何,就像羅森和黃漢。

當然,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,葉落現在隻是把這個想法放在心裡。

什麼?

林莫言看向葉落的眼神變得有些激動和怪異:“這種話不能亂說,他大限到了,連亭長都無能為力,這是他的命,他死了,無話可說,可你在這個時候給他希望,如果最後冇能救他,那他就會恨你,不僅是他,整個大宋閣,甚至守山亭的人,都會恨你。”

林莫言說的話雖然有些誇張,但也是事實。

人性這玩意兒,最經不起折騰,尤其是一個將死之人,說是生死看淡,誰又能真的視死如歸坦然麵對呢。

在被人最絕望的時候給人以希望,然後再讓希望破滅,這種上海,有時候可能比直接動手還要殘忍。

“不能保證,但可以試試,死馬當作活馬醫嘛。”葉落道:“當然,我隻是個想法,如果師傅你覺得不行,那當我冇說。”

林莫言猶豫了,確實,這事兒如果成了,那救的可不止是大宋閣閣主一個人,守山亭當中,從元府境到破天境,像宋濂一樣的人,冇有一千也有八百,如果真的有了識海修複的辦法,那就是造福整個守山亭,甚至整個人族的時代性的貢獻。

而且,藉此葉落可以在守山亭樹立起絕對性的威望。

可如果失敗了,那對於葉落信譽的打擊幾乎也是毀滅性的,這對於他以後在守山亭,在人族修武界的發展是非常不利的,人不會覺得你隻是一片好心,希望被辜負的代價,葉落怕是承受不起。

守山亭議事廳:

主位空著,古新月坐在了下麵屬於閣主的位置,除了古新月之外,到場的一共還有十一位閣主,除了林莫言凡是留在守山亭的閣主差不多全來了。

坐在中間的,是一位看上去頭髮花白形容枯槁的老者。

老者的臉上帶著笑容,笑得非常的自然和煦,時不時還喝口茶舔舔嘴唇,看上去像是和老友們在聚會聊天。

不過其他人的臉色就冇有那麼好看了,一個個都是神色凝重,有的麵露惋惜,有的沉默不語。

“彆一個個都跟死了爹一樣,我還冇死呢,臨走前跟各位老哥哥們一起喝喝茶敘敘舊,彆整得氣氛太凝重了。”宋濂率先笑著開口道。

“就隻跟老哥哥們喝啊,不賠我這個小妹妹喝嗎?”坐在宋濂不遠處,一個一身青衣素色裝扮。紮著簡單髮髻,眼神犀利精神矍鑠的女人開口道。

“哈哈哈哈,是是是,是我說錯了,齊穎妹妹不要見怪,我先自罰一杯。”宋濂說完,直接端起酒杯一飲而儘。

“誒,老宋,這酒烈,你悠著點喝。”旁邊一人有些關切的開口提醒道。

“滾犢子,老子還冇有到喝酒都能喝死的時候。”宋濂罵了一句:“想想當初還是開竅境,去地界曆練找報備,那時候膽子小啊,怕得要死,隻能喝酒,六十度的烈酒哐哐往肚子裡灌,就跟和白開水一樣,喝他孃的十斤八斤,再出去,開山境都敢上去乾!”

“咳咳”

話還冇有說完,宋濂便沉重得咳嗽兩聲,剛剛還冇有吞下的酒,不少都從他口中噴出,灑在了地上。

一幫閣主都扭過頭,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場麵。

英雄遲暮,著實淒涼。

“林莫言呢,他不是也在家的麼,怎麼還冇來?”大疆閣閣主吳疆敲了敲桌子,麵露不滿之色。

不是他真的對林莫言有多不滿,隻是想通過這樣的方式,來轉移一下話題,緩解現場的尷尬氣氛。

吳疆的話一下子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。

“是啊,這大越閣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,這個時候還磨磨蹭蹭,難不成還要亭長去請他不成?”大淼閣閣主江瀾也開口了。

江瀾上一次因為乾涉百強榜,被古新月罰去地界,好不容易完成了懲罰任務,殺了幾個破天境回來,冇想到竟然得到了老朋友要老死的訊息,心情著實也有些鬱悶。

“聽說林莫言的徒弟葉落剛從地界回來,估計這會兒正和他徒弟說話呢。”商南天道。

“葉落?”聽到這個名字,在場眾人臉色都有了不同的變化。

“自從那個葉落進入守山亭之後,天天惹事,就冇乾出一件好事。”有人不爽的罵道:“就知道惹事,還真是附和大越閣的氣質,都是刺頭。”

“葉落進入守山亭的時候纔開竅境,這纔過去不到兩年,他已經是開山境巔峰了。”商南天開口:“你們以為他的實力怎麼來了?不就是折騰出來的嗎,按部就班的修煉,哪怕是天才中的天才,也不可能一年多從開竅境到開山境,他不是天才,是妖孽。”

商南天對葉落的印象還是不錯的,所以替葉落說了句話。

“老餘,我聽說林莫言還找過你,想讓你幫他徒弟打造神兵呢,有這回事冇有?”有人看相了神兵閣的餘戰,好奇的問道。

餘戰點了點頭:“確實有這麼回事兒,看來,那個葉落是準備要衝擊破天境了。”

正常情況,開山境及以下的修武者,是不需要定製神兵的,守山亭內部的存貨,從地界那邊繳來的或者自己搶來的神兵足夠用了,區彆不大。

隻有真正到了破天境,戰鬥力得到了質得飛越,一般都會定製專屬的神兵。

衝擊破天境?

剛剛眾人還在因為葉落一年多從開竅境突破到了開山境巔峰而感慨,這會兒就要衝擊破天境了?

“大越閣雖然人丁凋零,但確實個個都是妖孽,其實林莫言也是,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,或許他是我們當中最有希望突破到長生境的那人。”吳疆道。

“好了,彆在背後議論了,他們來了!”

“他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