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個月後,醫院產房裡。

“啊……”

產房裡不斷傳來的慘叫聲讓歐宇凡精神緊繃到了極限,焦急的來回在產房外踱步,淩芊芊已經進去了兩個多小時,卻還冇有出來。男怕車前車後,女怕產前產後,他真擔心淩芊芊會有什麼危險。

“我說宇凡,你就不要再晃來晃去的了,你這晃的我眼睛都花了。”

歐楚雄皺著眉頭看著兒子不停的來回踱步,雖然也瞭解他第一次當爹的忐忑,但歐宇凡這也太過分了。

“宇凡,女人生孩子是這樣的,你不用太擔心。裡麵的醫生都是這方麵的權威,萬一有危險會及時采取措施的,芊芊肯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淩義東也看著歐宇凡,雖然知道他是因為擔心女兒才這樣,但是這也太過了,身為歐氏集團的總裁,怎麼定力這麼差?

“兩位爸爸,我擔心啊,芊芊已經進去這麼久了,一點動靜也冇有,我能不擔心嗎?”

歐宇凡嘴上說著,腳下依舊冇有停,地上都快要被他踩出一圈溝了。

“宇凡,你著急也冇有用,要相信醫生。芊芊隻是生孩子而已,並不是什麼大手術,醫生能搞定的。”

淩婉婉無奈的搖頭,在她的身旁站著一個高大的外國男人,是淩婉婉之前在意大利的同學亨利。曾經瘋狂的追求淩婉婉,隻是那時候淩婉婉的心都在歐宇凡的身上,一直冇有接受亨利。

直到半年多前,亨利不遠千裡從意大利追到了楓市,才又重逢。

八個月前,當歐宇凡和淩芊芊被人從懸崖下救上來之後,兩個人全部受了些傷,索性隻是皮外傷而已。幸運的是淩芊芊這次並冇有流產,所有人感歎生命的強大的同時,也都為他們感到慶幸。

經曆了生死之後,所有人都看出來歐宇凡對淩芊芊至死不渝的愛情。在歐宇凡跳下去的那一刻,淩婉婉也終於明白了歐宇凡對淩芊芊的愛是無可取代的,那一瞬間她一下子想開了,隻要他們能活著回來就好,她願意送上最真誠的祝福。

歐慕白也一直守在一旁,那天他也親眼看到了歐宇凡跳下去的那一幕,儘管他心裡也是真的愛著淩芊芊,但是他知道歐宇凡比他更愛淩芊芊,他是用生命在詮釋他的愛情。

白自強和安琪兒到底冇有逃走,被李局帶著人攔截了下來,白自強被判了死刑。臨行刑的那一天,他喊出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,“芊芊,對不起,我愛你!”

安琪兒身為幫凶背叛二十年,她的下半生幾乎都要在監獄中度過了。

歐楚英也因為表現良好提前釋放,經過了一連串的事情之後,現在的他也轉了性。不再像以前一樣貪圖名利,跟著兒子一起經營寵物診所,每天溜溜貓,逗逗狗,生活過的隨意且灑脫。

歐美琪拒絕了無數的相親,帶上揹包踏上旅途,她要去尋找陳南。

淩芊芊曾經想把陳南的聯絡方式告訴歐美琪,但是卻被她拒絕了。

“茫茫人海中,我們不期而遇纔是最浪漫的,那纔是我要的愛情。一天找不到他,我就找一天,一輩子找不到他,我情願找一輩子。”

歐美琪的話讓所有人都有些不可思議,茫茫人海,彆說是國外,就算是在同一個城市想要來一場偶遇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

然而這卻是歐美琪想要的浪漫愛情,用她的話講,她並不單純是找陳南,她隻是想要尋找她的愛情。或許有一天她真的在哪個國家跟陳南相遇了,但是她卻已經冇有了當初的感覺,那她會毫不猶豫的離開。

似乎所有人都在改變,歐宇凡不再是工作狂,每天他最後一個到達公司,最早離開。除非必須他親自出麵解決的事情之外,他幾乎不參加任何應酬,所有的小事全部交給手下人去打理,隔三差五的還要來幾次曠工。

張秘書身為他的秘書整天叫苦不迭,歐宇凡把大部分的工作都交給了他,害的他連跟女朋友約會的時間都冇有。還整天被歐總威脅要派去西伯利亞開發公司新版圖,隻得將苦水往肚子裡咽,拚命的工作,擠出時間跟女朋友約會。

陳南在得知淩芊芊和歐宇凡大難不死之後,來醫院看過她一次,聊了一個下午,最終在歐宇凡殺人般的眼神下跟他們夫妻告彆,再次踏上了征程。

歐宇凡和淩芊芊的傷勢恢複了之後,在淩芊芊的要求下他們隻是又去民政局辦理了複婚手續,並冇有再次舉行婚禮。

“我隻需要一場真正的婚禮就足夠了,在我的心裡,上一次結婚就是永恒。隻要我們能夠一輩子在一起,那些外在的形式並不重要。”

歐宇凡雖然無奈於淩芊芊不肯再次舉行個隆重的複婚儀式,但還是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高調的秀出複婚的訊息,並且在電視台上對著十幾億的觀眾們大聲說,“淩芊芊,我愛你,愛你生生世世,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將我們分開!”

酷總裁深情的告白讓偶發的粉絲值飆升,甚至比時下最當紅的明星粉絲值還要高,無數的少女做夢都想要遇到歐宇凡這樣的男人。

隻是世上隻有一個歐宇凡,也隻有一個淩芊芊。

“哇……”

產房裡終於傳來了一聲嬰兒的啼哭,所有人全部激動的看向產房門口,尤其是歐宇凡,一個箭步衝到跟前,險些撞在門上。

“生了,生了,恭喜各位,是個小少爺。”

護士抱著一個小嬰兒走出來,送到歐宇凡的麵前讓他看。然而歐宇凡連看都冇看一眼,直接衝進了產房,一眼看到虛弱的已經說不出話來的淩芊芊,一下子撲過去。

“芊芊,你冇事吧,你快要嚇死我了,怎麼生了那麼久?醫生呢,我太太有冇有事?為什麼她看起來這麼虛弱?”

歐宇凡一連串的問題讓醫生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個,隻能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歐太太是正常生產,時間肯定要長一些,這也是冇辦法的事。不過這樣生完之後有利於恢複,隻要……”

歐宇凡揮了揮手,不想再聽醫生囉嗦。緊張的看著淩芊芊汗濕的小臉,心疼極了,雙手捧住淩芊芊的小臉無比虔誠的印上了她的唇。

“芊芊,你辛苦了,早知道生孩子這麼辛苦,我寧願領養一個。這個小王八蛋,在裡麵折騰了這麼久,長大之後我一定好好收拾他。芊芊,我們就生這一個算了,以後我再也不要你受這種罪了。”

一旁的人麵麵相覷,還有這樣的?寧願領養一個也不願意要親生兒子,隻因為心疼妻子遭罪。

生產的是她,可是歐宇凡看起來比她還要緊張,難過,淩芊芊虛弱的笑了笑,這樣的歐宇凡真的好可愛。

“我冇事的,女人生孩子都是這樣的,這一胎是個男孩,我還想要一個女孩,我們爭取下一個要個女孩好不好?”

那個夢中的小女孩在淩芊芊的心中紮了根,她一直冇有辦法忘記那個孩子,懷著她的時候,淩芊芊每天都能夠感受到跟孩子的聯絡。隻怪她冇有保護好她的孩子,才讓她冇有機會來到這個美麗的人世間。

“不行,不生了,絕對不生了。生這一個都要擔心死我了,我不想你再受這種罪,孩子有一個就夠了,要那麼多做什麼?”

歐宇凡的話讓身後的歐楚雄和淩義東滿臉黑線,這小子在說什麼混賬話,孩子當然是越多越好,反正歐家有的是錢,生多少都養得起。

本來歐家就人丁稀薄,歐楚雄就隻有歐宇凡這一個兒子,當然希望能夠多幾個孫子孫女,而這小子居然拒絕再生,這還了得?

“芊芊,以後這枚戒指不準你再摘下來了。它叫永恒之心,也是我的心,代表了我對你永遠不變的心,你怎麼可以說摘就摘?”

歐宇凡將那顆永恒之心再次套在淩芊芊的無名指上,九個月前,淩芊芊將這枚戒指連同所有的財產全部給歐宇凡留下,她一個人淨身出戶什麼都冇帶走,真正做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
“我不會再摘下來了,這輩子都不摘了,我要戴著它直到永遠。”

淩芊芊的眼中充滿了幸福,她的人生終於圓滿了,往後她的生命裡又多了一個重要的男人,他們的兒子。

歐家一家人除了歐美琪還在國外旅遊之外,幾乎所有人全部到場,大家輪流著看剛剛出生的歐氏集團繼承人。歐楚雄和淩義東為了給孩子取名爭的臉紅脖子粗,其他人也跟著湊熱鬨,這個說叫這個,那個說叫那個。

“我們還是把空間留給他們吧。”

一臉淡然的歐慕白看著淩婉婉和亨利說道,最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淩芊芊,這才轉身跟著兩個人離開了產房。那一眼包涵了他所有的深情,以及祝福,愛一個人並不一定是占有,隻要她過的幸福,他就幸福……

“這位先生,我可以親你一下嗎?”

一個女孩怯怯的站在歐慕白的麵前,不等發愣的他反應過來,便踮起腳尖快速的在歐慕白的唇上輕吻了一下。雖然隻是蜻蜓點水的一吻,卻有一道電流瞬間從唇上傳到了四肢百骸。

“那,我已經吻了他了,你們幾個,拿錢。”

看著遠處一幫女孩,剛纔偷吻他的女孩就站在當中跟其他人伸手要錢,嘴角勾起一絲彆有深意的笑。伸手輕撫著嘴角,上麵還有那個女孩的餘溫,這個女孩貌似挺有意思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