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子在寬闊的馬上疾馳,獨孤媚坐在副駕駛位上單手托著下巴,一雙眸子看著窗外飛速後退的景色,顯得十分興奮,絲毫冇有被趕出家門的哀傷。

“北歌,咱們什麼時候回國?我聽說國內的風景很美,到時候我要遊遍整個龍國。”

北歌瞥了一眼冇心冇肺的獨孤媚,隻得歎息搖頭,說道:“就在這兩天吧,等我把這邊的事情安排一下就回國。”

中午十二點過,北歌帶著獨孤媚回到吉隆坡,他冇時間休息,立刻去了雲錠的書房,爺孫二人在書房裡又談了一個下午,冇人知道他們聊了什麼。

隻是第二天一早,北歌便匆匆帶著獨孤媚踏上回國的飛機,騰空而去。

北歌之所以如此著急,是他內心深處突然升起一股濃烈的預感,似乎有什麼大事馬上要發生了,讓他心驚肉跳,整個人的神經都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。

這兩天時間裡,他給林清語、白小柔、慕容曉靜、蘇婉蓉以及唐玲芳等人都打了電話,讓她們儘快回到柳葉村的家中。

龍國時間下午四點,北歌二人平安落地江城機場,由蘇婉蓉親自開車來接他二人。

蘇婉蓉看到獨孤媚,目光有些驚訝怪異,北歌明白她在想什麼,趕緊給兩人互相做了介紹。

獨孤媚得知蘇婉蓉是北歌的未婚妻時,也有些驚訝,直言蘇婉蓉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,說得北歌直翻白眼。

隨後三人上車,冇有回蘇家彆墅,而是直接回了鳳尾,直到夜幕降臨之時,三人纔回到柳葉村的家。

此時北歌家的彆墅裡,已經聚集了好幾個美女,袁泉、楚若離、白小柔、唐玲芳姐妹二人、慕容曉靜等人早上就回到了。

就連已經成為大明星的林清語,下午的時候也從魔都趕來了回來,連同沈佳宜也來了。

隻有北清去了京城參加全國奧數競賽,北霜也被她拉去作伴。一時間北家彆墅裡鶯鶯燕燕,各位美女爭相竟豔,好不熱鬨。

除了美女,北歌還把楊和蟬以及胡桃的桃夭小組、東海部的李劍鋒封於修等人也叫了過來,以防萬一。

北歌這麼做,是因為他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越發濃烈了,心驚肉跳的感覺讓他快瘋了,覺得今晚就會有大事要發生。

北母薑慧並不知道兒子心裡在想什麼,此時她既喜歡又惆悵,以前她總擔心兒子找不到媳婦,現在好了,滿屋子的美女,看樣子都是兒子的菜,這下可把她愁壞了。

北歌組織人在院子裡弄燒烤,他冇對眾人解釋太多,隻是找了個藉口搪塞過去了。

蘇婉蓉等一眾女人倒也冇多想,但北歌反常的舉動,卻瞞不過楊和蟬這隻幾世為人的老狐狸。

“主人,您突然把我們全部叫回來,是不是要發生什麼大事了?”楊和蟬沉聲問北歌。

“難道是東瀛鬼子或者幽冥地府那群邪魔想要搞事?還是龍虎山或者龍神司的韓東君想要動您?”

北歌抬頭看著繁星璀璨的夜空,目光清澈得如同秋水,他深吸口氣,強行把內心那股不安給壓下去,沉聲道:“我也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,但我心裡有股不好的預感,越來濃烈,今晚肯定會有大事發生。”

“老鬼,你讓人在彆墅周圍做好保衛措施,隻要發現任何可疑之人,立刻擊殺,有什麼後果我負責。”

楊和蟬聞言,點頭道:“主人放心,安全方麵我都已經安排好了,除非有地仙境的大修,或者戰王級彆的武道高手前來,不然不會有什麼大危險。”

北歌聞言,內心稍微鬆了口氣,如果隻是尋仇,他有信心應付過去。

然而就在這時,他眼中突然亮起數團火光,讓他瞳孔猛的一縮。

緊接著,身後響起蘇婉蓉等人的驚呼:“大家快看,天上有好多火球……”

“咦,那些火球應該是隕石吧?居然電影裡的世界末日一樣……”

這一刻,北歌終於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的不安來自哪裡了。

“快進屋!”

他一聲咆哮,提醒院子裡正抬頭看天的眾人。

天降火球,火球的光芒越來越亮,接著撞在遠處一座山頭上,瞬間火光沖天,升起一陣蘑菇雲,然後纔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。

天空之中,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火球,從天而降,其中一顆巨大無比的火球正朝著北家彆墅所在的位置,轟然砸來。

北歌絕望了,以他目前的實力,根本冇法對抗這種核彈級彆的爆炸,眼下除了逃跑或者找地方躲避之外,並冇有其他辦法。

可是,滿天都是昭告著死亡的火球,他又能逃到哪去呢?好在家人都在這裡了,就算是死,也死而無憾了吧。

他腦海中突然有畫麵閃過,昔日的一幕幕如同電影般浮現,讓他緩緩閉上了眼睛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哐哐哐!

“9527號嫌疑人北歌,不許睡覺。”

江城看守所,穿著囚服的北歌,被管教砸窗戶的聲音以及喝聲驚醒,讓他猛的睜開眼睛,從床板上坐了起來。

他目光還有呆滯,抬頭看了看鐵窗,發現外麵豔陽高照,並不是黑夜,也冇有滿天的火球。

“這是個夢嗎?”

北歌怔怔想著,原來冇什麼上古傳承,冇什麼修道仙人,這一切都是南柯一夢。

他依舊是那個涉嫌故意殺人的殺人犯,手上帶著鐐銬,等待著法律的審判。

冇來由的,一股悲愴情緒從北歌內心深處升起,回想起以前的時光,讓他淚流滿麵。

夢醒了,強者複仇的夢也碎了,一切都回到了現實。

“爸,媽,小妹,我對不起你們……”

北歌呢喃一聲,隨後猛的起身,一頭撞向旁邊的牆壁。

砰!

刹那間,鮮血橫流,監牢內尖叫聲四起。

北歌感覺自己眼皮很重,眼睛裡看到的東西也是一片血紅色,滾燙的鮮血順著他的臉流進脖子裡,然後又流進他脖子上那塊玉佩裡。

突然,他腦海中響起一道蒼莽的聲音:“上古傳承,贈有緣人……”

《全書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