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到真相大白時,人都死了,徒留家人悲痛欲絕。

有很多悲劇本來是可以避免發生的呀。

“李小姐,你先來學校一趟吧,那老闆娘囂張得很,我擋不了多久的。”

李銘成績很好,鄧老師也不希望李銘被小賣部的老闆娘誣陷了。

所以,她極力勸住了對方,緊急聯絡李銘的家長過來處理。

“好,我馬上過去,鄧老師,你跟小賣部的老闆娘說,隻要李銘是真的偷東西,我願意十倍賠償。”

“好,那你趕緊過來。”

掛了電話後,李珂對君立說道:“三少,我們趕緊回市區,去A市的實驗中學,我弟被小賣部的老闆娘懷疑偷東西,我相信我弟不會偷東西的,我從不委屈我弟妹,他們也很懂事,不會亂花錢。”

在李珂和鄧老師通電話的時候,君立就聽了個大概。

他說道:“我們從這裡回去太遠了,怕對方等得不耐煩,我打電話給我大哥,讓我大哥安排人過去先處理一下。”

“謝謝三少。”

兩個人還是迅速地離開了沙灘,往海景彆墅區趕去。

同時,君立打電話給大哥,在夜君博接聽電話後,他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大哥,並請求地道:“大哥,我和李珂現在海邊,離市區有點遠,趕回去需要的時間較長,怕對方等得不耐煩,你幫我安排個人過去處理一下。”

“那個小賣部的老闆娘據說是校董的表妹,囂張得很,大哥,你要派個身份壓得住他們的人過去。”

夜君博聽完了弟弟的話後,沉聲說道:“正好我有點時間,我親自去一趟吧,李銘那孩子我也見過數次,他是個懂事的孩子,怎麼可能是小偷。”

大哥親自去一趟,君立放心了。

“謝謝大哥。”

“謝什麼呀,李銘跟著他姐是住在我們豐宸山莊的,等於是我們豐宸山莊的人,若是他真的偷了小賣部的東西,我自會批評教育他,要是他被冤枉的,我絕不允許他們冤枉我們山莊的人。”

夜君博和李珂一樣,不相信李銘是小偷。

“你們慢慢回來,不要著急,我會處理好的。”

夜君博擔心李珂著急,催著弟弟開快車,容易出事。

“我知道的。”

兄弟倆結束通話後,君立對李珂說道:“我大哥說他現在有點時間,他親自去實驗學校處理這件事,你彆太擔心,清者自清,隻要李銘冇有偷東西,他們想誣陷李銘也不能成的。”

不知道李珂姐弟三人是他們豐宸山莊罩著的人嗎?

聽到夜君博親自過去處理,李珂是感激不儘。

她連連道謝。

君立說道:“怎麼說,你們現在住在我們豐宸山莊,就是我們罩著的人,豈能任人誣陷?”

“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,能還李銘清白的。”

小賣部肯定也有監控,小賣部的老闆娘卻不調取監控來看,一口咬定李銘冇有給錢,還說什麼要把李銘的資訊公佈於衆,讓全校師生知道李銘是個小偷,就是有冤枉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