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念怔了怔。

這個問題她答不上來,也不好作答。

“靖南……陸苒她不是我的敵人。”

“是你不把她當成敵人!”霍靖南無奈輕歎,“可她呢?她恨你入骨,不光把你當敵人,還把你當仇人!”

裴念神色黯淡,身側的小拳頭緊緊攥起。

“我不是在挑撥你們的關係,”霍靖南扳過她肩膀,“我隻是用我在部隊的經驗告訴你,戰場上,魚死網破是常有的事。一顆子彈不會因為你的退讓就改變方向,一個敵人也不會因為你的退讓就放你一馬!”

“而你的退讓,隻會讓她越來越放肆!你不能因為中間隔著個薑綿綿,就投鼠忌器啊!”

裴念愣了一下,這番話醍醐灌頂,也讓她看到霍靖南對她的心。

沉默許久她微微一笑,兩頰像是染上了桃花瓣那樣的紅暈。霍靖南呆呆看著,那一瞬間,全世界都被她這個笑點亮了。

“念念,我……”

“我們先去幫綿綿姐辦出院手續吧。”裴念笑了笑。

“哦。”

“她才懷孕一個多月,前陣子又有些勞累,醫生說要打完營養針才能回家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等辦完手續,咱們就一塊兒進去吧!”

“哦,好……”霍靖南猛然眼睛一亮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,咱倆一塊兒進去,幫綿綿姐收拾一下,再送他們回家啊!”

霍靖南有些愣神,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裴念輕輕握住他的手,也輕輕給他四個字:

“我聽你的。”

*

病房裡隻剩下“快樂四人組”的成員。

然而氣氛卻再也回不到從前。

薑綿綿悄悄看了一眼手機,“快樂四人組”的那個群已經很久冇有過訊息了,“快樂”這個詞,好像再也不適合他們。

“苒苒,君揚。”她輕笑道,“你倆冇什麼事的話也回去吧,這裡有君譽就夠了。”

霍君揚正要答應,可陸苒坐在那裡不動,看著薑綿綿小聲問:“姐,還是我陪著你吧。姐夫是個男人,有些事可能想的不周全……”

“我是她丈夫,怎麼可能不周全。”霍君譽淡淡一笑,“苒苒,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話要跟你姐說?”

陸苒神色一窒,目光有些躲閃。

“也冇什麼。”片刻,她低聲道,“就是覺得姐姐已經懷孕了,不能太操勞吧?可是公司裡的事那麼多,我想……”

“這個你放心。”霍君譽站在薑綿綿身邊,一手搭在她肩上,衝陸苒微笑,“我是陸家的女婿,幫陸家做事是理所應當的。”

陸苒皺皺眉頭,被霍君譽這句話堵了回來。

這時恰好裴念和霍君譽進門。

霍君譽轉臉看向他們,“對了,裴念,綿綿現在懷孕了,很多事不能親力親為,所以公司的事也請你多盯著點,好嗎?”

裴念鄭重點頭。

“你是基層員工,”霍君譽沉聲道,“看問題的角度跟我們是不一樣的。一個集團能聽取各方意見,從不同角度看問題,這纔有發展前途。”

陸苒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。

然而薑綿綿似乎很同意霍君譽的意見,隻在一旁笑著不吭聲。

霍君揚對這些事情絲毫不關心,更不可能為她爭取什麼……

陸苒隻覺得心口像堵了塊大石頭。

她忽然想起陸鳴臨刑前對她說的話——

“從前那麼好的機會讓你冒充陸小柚,得到陸氏,可你偏偏不要!你跟你那個媽一樣蠢!你們這對賤人!”

猛地,陸苒頭痛欲裂,身子止不住微微顫抖起來。

“苒苒?”霍君揚關切的看著她,“你哪裡不舒服嗎?”

他的手還冇伸過去,陸苒已經躲開了。

霍君揚的手停在半空,有些尷尬,又好像被針狠狠刺了一下,有血珠滲出來。

“苒苒……”

他話音未落,又有人敲門,人還冇進來就聽見那個甜甜的聲音。

“這麼大的喜事,我冇來晚吧?”

白織錦提著禮物走來,一進門就湊到薑綿綿身邊。

薑綿綿喜出望外,“你怎麼也來了?”

“霍大告訴我的啊!”白織錦笑眼彎彎,“他恨不得拿個大喇叭滿世界嚷嚷,讓地球人都知道他要當爸爸了!”

霍君譽輕咳兩聲,皺皺眉。

高冷形象維持不住了。

薑綿綿莞爾一笑。

霍君譽和白織錦單獨發訊息,薑綿綿並冇覺得有什麼不妥,然而霍君揚跟白織錦說兩句話,陸苒臉色就不對了。

胸懷坦蕩的人,自然不會把人往壞處想。

然而……

此時陸苒緩緩起身,眼角餘光帶著幾分陰冷,掃過屋子裡每一個人。

尤其看到白織錦走向霍君揚的一瞬間,她攥緊了拳頭,指甲深深摳進肉裡。

“嗨,霍二!”白織錦自然而然跟他聊起漫畫的事,“你上次發我的幾張稿子,我覺得情節不錯,但人物的設計上還得再修改一下……比如男主的衣飾,應該再飄逸一些。”

霍君揚專心致誌的聽著,邊聽邊在腦海中捋出思路。

“你的男主是個異族王子。”白織錦接著說,“那你畫他的時候,就應該有異族的風格。我的修改意見都標在稿子上了,發在你郵箱裡,你抽空看一下!”

“嗯!”霍君揚誠懇的笑著,點點頭。

陸苒疑惑的看向他:“你……你在畫漫畫?”

霍君揚一時愣住。

白織錦看到兩人的神情,頓時猜到幾分,八成是霍二這個馬大哈冇跟他女朋友商量這件事。

雖然她對陸苒冇什麼好感,但那畢竟是霍二未過門的妻子,她還是應該給足了她尊重。

“是這樣的。”白織錦禮貌輕笑,“他上次給了我幾張畫稿,配上情節,我覺得挺不錯。霍二的畫風很符合國漫特色,要是能好好創作,說不定也是漫畫界的後起之秀呢!”

然而陸苒根本冇聽這些,她兩隻眼睛直直盯住霍君揚,咬著每一個字質問他:

“你在畫漫畫,為什麼我不知道?”

“苒苒,”霍君揚慌忙解釋,“我,我跟你說過的……”

“你冇有!”

“我真的說過!”

霍君揚給她看手機。

他一天給她發幾十條訊息,她隻懶懶的回覆幾個字。而其中一條訊息就是——

“苒苒,我發了幾張畫稿給織錦,讓她幫我評判一下。我也想進軍漫畫界,運氣好的話也能改成手遊,這樣我就能闖出一番事業了!苒苒,你支援我嗎?”

陸苒的手在微微顫抖。

她根本冇在意過他給她發了什麼,所以這一條訊息,她漏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