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參見聖女!”

五大長老說著便跪了下去。

緊接著是阿姆多和另外一男二女也跟著跪下,“參見聖女!”

再接著是四個身穿灰衣的男子也跪了下去,“參見聖女!”

緊跟著一群黑壓壓的人跪下,“參見聖女!”

後麵,雲錦年看不到人,但都是分開來喊,聲音也越來越大。

這些人都是用官腔來說話,雲錦年自然是聽明白了。

也嚇到了。

這些人是有毛病嗎?

聖女,她?

怎麼可能呢!

對五大長老,雲錦年是不喜的,如果不是因為他們,她也不會受傷和楚大哥他們失散,也不知道楚大哥這會怎麼樣了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雲錦年低低出聲,精緻的小臉上有著猶豫。

而由五大長老帶頭,這些人都跪著,冇有起來。

要喊他們起來嗎?如果喊了,是不是就應承了他們,成為他們的聖女?

可不喊,這麼多人跪著,她也不好問事!

五大長老抬頭,熱切的看著雲錦年,很高興雲錦年的鬆動。

“聖女有何吩咐?”金長老問。

“我不是你們的聖女,你們也不必跪我,有什麼事情,什麼話起來再說!”

“謝聖女!”

雲錦年摁了摁太陽穴,深吸一口氣,“你們是因為這隻靈蟲嗎?”

雲錦年說著,解開荷包,拿出小鼎。

靈蟲正睡在小鼎內,睜開眼睛看了雲錦年一眼,又睡了過去。

它雖然是一隻蟲子,但也是一隻忠心耿耿的好蟲子,雲錦年掉下雪洞,落入激流的暗河之中,它快速咬住雲錦年,把自己的精血都餵給了雲錦年,這幾日虛弱的很。

好在雲錦年前些日子吃的藥裡麵都有天山雪蓮,老夫妻兩也是望月教裡麵的老人,自然知道放雲錦年的血給它吃,這才稍微緩過來。

金長老恭恭敬敬應聲,“回,聖女,是,這是望月教的靈蟲,而聖女手中的小鼎便是望月教的聖物!”

“……”

這下,雲錦年不懂了。

金長老揮手,黑衣人下麵的人都退了下去,留下了四大堂主,四大聖使,連那對老夫妻也離開。

雲錦年還是坐在椅子上,本有些忐忑的心,這會子倒是安穩下來。

這些東西本來不屬於她,大不了還給他們就是了。

但雲錦年哪裡知道,有聖物、靈蟲,冇有聖女,靈蟲會死,聖物無用,望月教更會陷入恐慌。

說到底還是要有聖女之血,養育靈蟲,灌溉聖物。

雲錦年失蹤,五大長老回過神來才明白他們做錯了,可又該去哪裡尋找雲錦年?找到之後要怎麼辦?

所以雖然抓住了楚禦,把他關到牢裡也冇敢折磨他,哪裡知道楚禦本事不小跑了,雲錦年也找到了。

“聖女,還請聖女隨屬下等回教裡去!”

“我不去!”

雲錦年直接拒絕。

不想與這些人相處。

“那聖女便留在這山穀休養吧,屬下派人伺候聖女!”金長老說話小心翼翼,就連後麵的人也弓著要。

雲錦年深吸一口氣,“把小鼎和靈蟲還給你們,你們把我送回去可好?或者帶個口信回去,讓人來接我!”

“不可,不可,聖女想要離開這裡回去是可以的,但唯有一點,聖女必須是望月教的聖女,聖物和靈蟲也必須在聖女手裡!”